南港有杏

点我就看 性感车手在线咕咕
安雷安 嘉瑞嘉 银幻 瑞安雷右
DW杰佣(快淡了)
小英雄轰出咔吹 相泽老师怎么这么性感
文野双黑太中
全职叶喻周叶
王者信白邦良铠约云亮邦白兰白药鱼
魔道忘羡only
镇魂巍澜(大哥有没有剧版资源啊,看了小说我整个升天
漫威锤基盾铁盾冬虫铁贱虫(是杂食了
雷点是杰园 其余容忍度极高
喜爱欲为和狗贼团所有人!!他们是天使!!!!!

我的愿望是世界上所有的ky
都能在三秒钟内c位出殡

不喜欢我拉黑我就好
跑我下面评论或者私信我小心我骂你
暴躁老哥在线杀妈了解一下

在同人十年的梦想是
所有喜欢的cp都能写出最满意的100篇车

下毛毛虫雨

【布安/雷安】什么双向暗恋都是假的

祝莉爹生日快乐!!!迟到的生贺(今天早上看到莉爹推荐才知道昨天是莉爹生日呜噫噫噫)
真的就是因为莉爹的安利一脚踩进布安!
不要脸的 @不饿,滚
我流现pa 新设旧设四人同居 全文沙雕预警ooc慎
新设双向暗恋 旧设已交往 旧设是新设的哥哥们
25岁布X26岁安   18岁雷X19岁安
本文又名:新设好想急死你旧设好想甜死你
写的不是个东西真的(光速死亡
——————————————————
“工作晚上七点前回来我……呸呸呸快去上班!”安迷修像打机关枪一样把这串话说出来,他推着布伦达出了家门,一手塞给布伦达楼上的安迷修刚刚烤出来的面包,无意中红了耳尖。

“我什么?”布伦达一脚踩在门内,一脚踩在门外,“我上个星期说了这四个字了,你还没对我说,这不公平。”

“我……我……”安迷修的脸快要烧起来了,“你快走上班要迟到了!回家说给你听好不好?”

“行,”布伦达一把揪过安迷修的领带,在他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晚上记得两个一起还。”

门在安迷修眼前关上,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人跟他交往才刚刚一个星期就这么难熬以后要怎么和强迫症交往啊……话说今天早上还拜托安迷修帮他烤了面包,他应该怎么还他人情啊难不成帮他追雷狮?

“哥??”安迷修从二楼走下来,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眼下淡青的痕迹预示着安迷修昨晚并没有睡好。刚刚给安哥烤面包完全是神志不清的状态,安迷修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把食用油当做黄油刷在进烤箱前的面包上,甚至还心血来潮的把辣椒酱当果酱抹在面包上。

雷狮那个混蛋昨天陪他一起半夜打游戏一直到一点,结果雷狮睡下没多久就醒了还特别不要脸的说要吃烧烤,把睡的死猪一样的安迷修扯起来。

安迷修说“你想吃烧烤关我什么事你自己去点外卖啊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做???”

雷狮一脸正气的跟安迷修说:“我不想吃外卖,你去帮我做。”

安迷修无语,他扶着额头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厨房,雷狮在他身后进来,突然一下打开厨房的灯,差点没把眼睛闪瞎。安迷修痛苦的捂住眼睛,摇摇晃晃的在那儿呆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一点意识,他打开冰箱门,本来准备在下层冰箱里找超市里面的速冻食品放在锅里随便糊弄一下给雷狮吃,没想到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哦……上次雷狮说要撸串,然后带了海盗团里的一帮兄弟,把冰箱里的存货全部吃完了。

安迷修欲哭无泪的拿上钥匙,在半夜寒风凛冽冻的人瑟瑟发抖自己还半睡不醒的状态下出门给雷狮买肉。

回来之后安迷修做好烧烤之后就倒头而睡,也没有管自己衣服也没换鞋子也没脱直接倒沙发上,过了一会儿睡的死死的了。雷狮见状,走到他身边,把他房间里的被子往他身上一砸,安迷修似乎是很享受被子的触感,裹好自己之后还无意识的蹭了蹭。

而安迷修一早上起来看见自家哥哥红爆半边天的脸又知道布伦达在无形撩了。安迷修安慰的拍了哥哥的肩膀,对他说:“布伦达不是喜欢喝红酒吗,你可以在花园里面种点葡萄给他酿酒喝。”说着跑去自己房间拿了手机,给他百度出来红酒的做法,安迷修连连点头,头上的呆毛也受到了主人好心情的影响,挺的直直的。

“啊对了你和那个雷狮进展如何?”安迷修笑着,像个恋爱中的傻子,“布伦达上个星期跟我表白了。”

“哦,”安迷修回了一句,自家哥哥和布伦达那档子事谁不知道啊,早就看出来他们之间有什么,“你都知道我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在一起不就是日天日地日空气,怼天怼地怼死你这种状态吗,况且雷狮那个作息不规律对夜猫子半夜叫我起来给他做烧烤,他慢性自杀还行别拖我一起了吧雷家三少爷”

“噗,”安迷修在旁边笑了出来,“你们感情挺不错的啊。”

“哥你看清楚他和你家那位除了长的很像性格完全不一样好吗?!”

“但的确是的啊,”安迷修走进厨房,打开煤气灶,“他确实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啊。”

“他?他告诉我的方式怕不是打一顿吧。”

“唉,”安迷修叹了口气,从橱窗里面拿出一个鸡蛋在锅边轻轻一磕,“看不破看不破。”

当天晚上,安迷修像往常一样摆了一桌子的菜,布伦达刚刚下班回来。他抬头往楼上看过去,知道自家弟弟还在屋里打游戏,便心中一阵火大又无奈的爬上楼,硬是把雷狮从电脑面前扯过来。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说清楚一点,就算是安迷修也没办法管我!你们俩交往一个星期了还什么都没做过,你该不会是不行吧???”

“你见过交往一个星期就做过的人?抱歉我可不像你这么禽兽凌晨一两点还叫安迷修起来给你做东西吃,如果不是我耐力好我怕我气的这家里的电器都要充电充太多烧起来吧。”

“你他妈表白了之后还跟个没事人一样每天不也就是狂撩某人又不彻彻底底的吃一回?说真的看你这怂样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你助攻,偏偏安迷修还是个迟钝到不行的人,你说怎么办?”

“我现在是在跟你讨论你能不能不要整天趴在电脑面前打游戏,请你不要转移话题。再说你跟安迷修表白过吗?安迷修恐怕都不知道你喜欢他吧。”

两个安迷修站在楼下一脸蒙逼的听着楼上锁了门的房间里面传出来砸东西的声响,接着是小声的交谈。安迷修拦住哥哥,说“哥,还是我上去吧。”

“小子,你听着,我是以长者的身份和你谈论这件事情,你自己能不能办好是你自己的能力问题,到时候一下玩脱了别来找我就行。”

“行行行,没得问题,你要什么报酬?你不是追求绝对公正吗?”

“我……”

“喂,”钥匙插入锁孔,稍微年轻一点的那张安迷修的脸在门口出现,“你们两个,把房间收拾一下,下来吃饭,打碎的东西自己收拾。”

布伦达给雷狮使了个颜色,然后转身下去吃饭了。

雷狮见安迷修还赖在门前面不走,他想了想,对安迷修说:“我喜欢你。”

安迷修一副惊恐的样子,扶额叹息,“雷狮你是不是今天停药了?”

“没有,”雷狮从椅子上坐起来,正对着眼前的安迷修,缓慢的向前靠近,最后直到碰到安迷修的唇,“我喜欢你。”

woc这是什么操作?安迷修愣了两秒之后冷静了一下,开始是惊讶,之后仔细分析了一下,发现雷狮这种眼神似乎真的是对自己动心了,不不不不我才不会喜欢上这个恶党!!

“我说真的,”雷狮走上前把安迷修抱住“我真的很喜欢你。”

安迷修:这人到底今天吃了什么东西变成这个样子了……

“够了够了,下去吃饭,”安迷修推着雷狮下楼,看见布伦达和安迷修坐在餐桌上,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似乎变得沉重起来了。

随后安迷修突然笑了一下,眼睛看向了安迷修和雷狮这边,对安迷修说:“我都看到了哦?”

“你在晚上给他做烧烤吃,半夜陪他一起打游戏,早上叫他起床的时候,眼神都不一样,有一种别样的东西在里面。”

“什么?”

“我们都知道的,”安迷修笑着对弟弟说,“你不知道雷狮他平时虽然怼你怼的非常狠但是我知道你们其实关系很不错对吧?”

“啊?哥,我跟雷狮关系真的不好啊,”

安迷修走上前去,双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和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安迷修着实被惊吓到了,今天自己家里人怎么都一个二个精神这么不正常,先是布伦达一回来就和雷狮吵架,然后是自家哥哥对自己一个劲的说教叫自己和雷狮在一起,天咯这个世界真的是……

但是细细一想起来,雷狮的确有的时候有别样的照顾,从高中开始,高中寒假自己的发烧是雷狮照顾的,大学两人在一个学校,安迷修几乎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满心欢喜,好几次想要找雷狮,没想到布伦达和安迷修上个星期在一起之后,安迷修就带着自己的弟弟和布伦达搬到了一起。本来安迷修就在想布伦达的弟弟可能是雷狮,结果真的是……

积攒了好多年的喜欢,终于可以说出口了吗?

“雷狮……”安迷修的声音像蚊呐一样,他不受控制的开口,“雷狮,我确实喜欢你,没有理由。”

空气安静了一秒,然后除布伦达外的其他三个人都欢呼了起来。

“布伦达,我赌赢了!”安迷修坏笑着看着布伦达,布伦达则一脸严肃,雷狮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安迷修,昨天晚上我和布伦达在你们起床吃东西的时候打了个赌,我赌你们接下来一个星期一定会有一个先表白,布伦达赌你们绝对不会在一起,然后今天你就表白了!”

“赌约是……”

“你别说了,”布伦达想要捂住安迷修的嘴,“一个月不许早上把他吻醒,”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想出这样的东西,“顺便还把你们两个撮合了。”

“还有,安迷修,还我的东西呢?”

“赌约生效了,”安迷修掩着嘴笑

布伦达眼神一黑,打横扛起安迷修就往房间里走。

“喂喂喂喂!”

雷狮:计划通!

评论(6)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