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港有杏

点我就看 性感车手在线咕咕
头像是程逸云老师的沐木!我最喜欢他了!
❤️毒❤️❤️❤️❤️埃❤️❤️🔒了
忙着跟酒酒谈恋爱和好好学习,今年不更,明年等过了休学期会爆更
安雷安 嘉瑞嘉 银幻 瑞安雷右
DW杰佣(快淡了)
小英雄轰出咔吹 相泽老师怎么这么性感
文野双黑太中
全职叶喻周叶
王者信白邦良铠约云亮邦白兰白药鱼
魔道忘羡only
镇魂巍澜(大哥有没有剧版资源啊,看了小说我整个升天
漫威锤基盾铁盾冬虫铁贱虫(是杂食了
雷点是杰园 其余容忍度极高
喜爱欲为和狗贼团所有人!!他们是天使!!!!!

我的愿望是世界上所有的ky
都能在三秒钟内c位出殡

不喜欢我拉黑我就好
跑我下面评论或者私信我小心我骂你
暴躁老哥在线杀妈了解一下

在同人十年的梦想是
所有喜欢的cp都能写出最满意的100篇车

下毛毛虫雨

【安雷】Starbust

 全文7k+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安雷酱ww

 西幻  妖尾成分  微R  BE预订 含一方死亡注意  安安520快乐!!!!!!

“你为什么认为魔法是带来悲伤的东西呢?”女孩穿着亚麻裙,柔软的裙摆散在草丛上。她把野花穿成花环,细碎的花瓣抚过安迷修的脸,花环轻轻的落在棕发青年的头上。“我活的太久,”安迷修从草堆中坐起来,把手中的野花插在女孩棕色的软发上,“好比说我再次来到这里时,”安迷修指了指草堆中隐藏的坟墓,“你会成为他们的一员。”

雷狮把他捡回皇宫的时候,他获得凤凰永生的力量正好一年。 火焰像蛇,伸出猩红的蛇信子吞噬着村子中的一切,凤凰的雕像轰然倒下,镶嵌在凤凰胸前的石头掉下来摔得粉碎。

马蹄声和军队的声音逐渐靠近,安迷修捂住嘴,躲在倒下的凤凰雕塑后面。他透过火光看见一个穿着长袍的魔法师挥了挥手中的权杖,地下破碎的石头凝聚起来化为完整的凤凰石。

无尽的魔法攻击着巨大的火鸟,凤凰流泪了,它抖了抖翅膀,尖叫着从眼眶之中滚出泪水。羽翼覆盖着的火焰落下,砸在凤凰的雕像上。安迷修擦干眼泪,从凤凰雕像下踉跄的爬起来,一滴眼泪正好滴在安迷修的嘴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辛辣的如同火焰。安迷修站起来,双手举着火剑颤抖着指着面前巨大的烈鸟。凤凰的翅膀扇起巨大的热浪,安迷修身边还活着的魔法师全部被热浪击倒。它鸣叫了一声,带着火焰飞离了一片废墟的村落。

没有了凤凰的火之村下起了暴雨,安迷修在废墟之中挖掘着,烧焦的布料和焦黑的皮肤屑沾在他的身上。他愣住了,一向最受村民喜爱的父亲,他心中最崇拜的火焰魔法师,被火焰吞噬到只剩下一支断掉的手。

安迷修的心和身体骤然冷了下来,昨天他还帮助隔壁的丽莎小姐浇花,用火焰魔法烤面包给村里的孩子。他还和村长讨论过今天凤凰祭祀的事情,两人都祈祷今年能够风调雨顺。

安迷修跪在地上,雨水把他淋湿了,白衬衫沾了血迹,泪水,战火后的硝烟,即使是上帝赐给大地的雨水也无法洗净。他逐渐感到情绪化为魔力凝聚在另一只手上,握着火剑的左手是滚烫的,而魔力聚集在右手上,化作了水,安迷修怒吼出声,那团魔力越来越冷,化为冰凌刺穿了安迷修的手掌。他忍痛把冰凌从手掌中拔出来,冰蓝色的魔法阵在血色之中展开,安迷修用右手握住了那团刺骨的寒冷。

晶莹剔透的,泛着幽暗光芒的另一把剑,浮在安迷修的右手掌心,带着绝对零度。冻紫的手没有任何知觉,只有源源不断寒冷的魔力从右手冲向他的心脏。

安迷修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站起来了,他握紧了双手的剑,从破旧的废墟之中找了件斗篷穿起,独自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安迷修发现,他的生命一旦达到一个时间临界值后根本不会流逝。从火之村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八岁的体格和心智,在一年之中飞快的生长,变为11岁的少年。平时的伤痕,即使是伤的很深也能非常快的愈合。他不需要药物,就能恢复到和之前一样,甚至连伤疤都没有。这件事情很快便在安迷修经过的地方传开来,有人重金悬赏安迷修的血,都梦想着喝下他的血液容颜永驻。

曾经受他的力量恩泽的城市,当他再次回来想要感谢那些村民的收留时,已经是战乱遍地。眼泪和血液粘在泥土上,尸体最终融入冰冷的大地轮回。那些尸体在安迷修身后,像一条路。安迷修回头看了一眼由尸体堆成了路,他只是站了一会儿,便穿上斗篷离开。

各派人士的追杀他,想要获得凤凰不死的力量,无奈之下,他动用了旅途中遇到的师傅借给他的禁忌魔法。

安迷修的双眼被冰系魔法吞噬成幽暗的冰蓝色,没有兵器的少年以冰刃作为箭,寒冷彻骨的冰穿透了温暖的躯体,眼前穿着黑衣的人瞬间倒下,又一波冰柱从地下涌起来,转眼间人被挂了起来,手掌中还握着没有上膛的子弹。

雷狮从马上下来,冰做成的弓拉的满满的,箭矢指着黑发的少年。雷狮走到安迷修的面前,两指夹住安迷修的箭,雷电的力量把冰捏的粉碎。冰破碎的同时燃烧成了炽热的火焰,安迷修挥着火焰的拳头向雷狮冲过去,而黑发少年仅一拳便接下安迷修的攻击,把他的双手反剪在身后。

”跟我走。“少年霸道的对安迷修说,仿佛一种神奇的力量,安迷修握住了雷狮向他伸出来的手。他突如其来的感到一阵心悸,像是被什么东西忽然撕扯开了心中的情感,遇见雷狮之前他从没有如潮水这样的不知名的悸动。安迷修坐在马背后面看着雷狮的身影,他真好看啊,安迷修想,他看着马背上华贵的装饰和雷狮身上的厚棉袍,他觉得羡慕。马儿奔跑的时候颠簸出了一个华丽的徽章,安迷修便开始猜测他的身份,他应该是王宫中的人。

但他很孤单。安迷修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他看到和他一样年龄的少年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都没有任何表情,甚至称赞安迷修的才能出众,他冷静的过头,很难想象他在家里是什么样的存在,父母是如何严厉的对待他。

“喂,你叫什么名字”

马背前面的少年突然问,“

安迷修,”

“安迷修,”少年在马背上轻轻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从现在开始,我需要你对我绝对忠诚,不要问为什么,我救了你就是最好的原因。”

安迷修一时不能反映过来,他愣了一会,然后傻乎乎的对雷狮笑了一下,少年的声音飘散在冬风中,“好”

雷狮逐渐感到安迷修这个家伙很难搞,他到处在皇宫里面种花,或者是不厌烦的和雷狮身边接触过的每个女仆说话,把她们哄的开开心心的。雷狮心里有点堵,明明是他带回来的人,他不想让别人跟他争夺他的玩具。雷狮借和安迷修打架把他和其他的女侍隔开,但每次两个人打的全身挂彩,安迷修还是要被其他人放到另一个房间里面治疗。

发现安迷修不一样的地方是在这一年某一次他们打完架之后,雷狮把安迷修打骨折了,他自己也被安迷修打中了肚子,全身都在疼。但是第二天,安迷修就从隔壁的房间里面出来,到雷狮的房间代替女侍照顾他。雷狮看见安迷修蹦蹦跳跳的端着药碗跑到他眼前的时候吃了一惊,问了安迷修之后才知道他就是喝下凤凰眼泪的那个孩子。

安迷修喝下凤凰眼泪的传言在王都之中还没有传播开来,唯一知道安迷修是不死之身的只有雷狮,知道了安迷修这个秘密之后,他更加恶劣的欺负他,但即使雷狮欺负他欺负的再狠,安迷修第二天还是傻笑着和雷狮打闹。

“我要把你卖掉。”雷狮在被安迷修喂药的时候无厘头的来了一句,

”啊......为什么?“安迷修马上哭丧着脸对着雷狮,雷狮不忍心看他这样的表情,别过头去不看他,”你這麽厲害,卖了能赚很多钱。“

”什么,你真的要卖掉我吗?“安迷修演的真好,雷狮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哭腔都要出来了,看着真令人恶心。

“金钱比你更真诚,至少他们能够存在很长时间。”雷狮透过玻璃窗看着窗外,侍女养的鸟昨天飞走了,留下了窗台上还未吃完的一小堆谷物。

“啊......”安迷修想了想,“但是我也可以有很长时间陪你的。”安迷修又傻乎乎的对雷狮笑了,“我可以在王宫里面很长时间,直到你希望我离开的时候我就走。”

雷狮不说话,安迷修刚刚从哭丧脸到现在傻乎乎的对他笑的变化让他觉得好玩,他躺在床上叹了口气,为什么自己老是逃不脱那双绿色眼睛,只要那双眼睛一看他,他就会卸下脸上的面具。保护他的面具掉了,就意味着安迷修成为了雷狮的软肋。一旦雷狮有了珍视的东西就会拼命的去占有他,雷狮小时候一向都把自己喜欢东西抢过来,安迷修也不例外。

雷狮曾经在15岁的梦中梦到过安迷修,棕发的少年骑在他身上,用力冲撞着雷狮柔软的内里。自己被他大开大合的动作颠的床板直晃,身下一片泥泞,脑中迷迷糊糊的全部被快感填满,他像猫儿一样搂住安迷修的脖子,乞求他更多,呻吟在安迷修的房间里面回荡,激的雷狮耳尖红红的。

他半夜惊醒过来,内裤被液体打湿,雷狮愣了好长时间,仔仔细细的梳理的一下自己和安迷修的关系。

只不过是主仆关系。他想。

可笑的是他对安迷修产生了变质的感情。

他捂住自己的脸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烦躁的把床上华贵的枕头撕碎了扔到地下,羽毛飘飞,解恨是解恨,但是枕头已经无法变成从前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安迷修到雷狮的房间叫他起床,看到雷狮顶着黑眼圈安迷修好不容易嘲笑了他一回,雷狮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揪着安迷修就一个拳头往他脸上糊。安迷修比雷狮略矮一点,好在长的的比雷狮壮,一捞手把雷狮整个抱了起来,雷狮一下子红了脸在空中扑腾着打他,安迷修笑着对他说,小时候经常这样,长大也应该这样啊。雷狮一时竟然哑口无言,治好又挥拳头朝他肚子砸去。

雷狮的哥哥站在一边看着两个少年打打闹闹,雷国有个约定,在王成年的那一天,他必须斩断他所有的羁绊和重要的人,这些人的血液将会盛在圣杯之中祭祀给百年来一直守护这片土地的魔女,魔女需要憎恶的灵魂,镇压雷国每十年一遇的暴雷,献祭的灵魂越多,雷国就越是平安,这也是雷国百年来能够称霸这片大陆的原因。

但是四年之后的这一天来得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现在正是雷狮成年典礼,雷狮疯了一般寻找那个绿眼睛的青年,他找遍了王宫中所有他能在的地方,仍然没有看见那个傻乎乎浇花的骑士。

“你在找什么?”雷狮的大哥倚在门框上面,“你的成年典礼马上要开始了,我的弟弟。”

“雷霆,我知道你在背后搞的什么,”雷狮冷静了一会,此时正是晨光照耀的时候,阳光照耀着安迷修精心打点的那个花园,雷狮瞥了一眼,“你把安迷修藏在哪里?”

雷霆突然笑了,他大笑起来,“雷狮,你现在就像个丢了玩具的小孩。”

他在哪里?”雷狮上前揪住雷霆的衣领。

“呵,”雷霆笑了,“送给魔女当祭祀的用品。”

雷狮狠狠的在雷霆身上锤了一拳,好看的眉头皱成一堆,他跑向王宫前面。

雷狮并没有发现,他的身体在逐渐变得透明。

安迷修这个混蛋。

他这个人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又突然离开。自己和他一起经历了一些柔软的时光和这个骑士能够带给自己一点点冰冷中的光芒,就够雷狮想念他所有的一切,到即将分别之时他竟然不能放手让他离开。

想在他之前就夺走安迷修生命的人,我要让他死的彻底。

他匆忙的来到了成年典礼,青年的步子忽然在王宫门前停下了。

安迷修被挂在十字架上面,柴火堆在下面。雷狮的身边有许多人,王室贵族们围在一边,十字架面前站着雷国的魔女凯莉。教皇丹尼尔见雷狮来了,把正在燃烧的火把递给他。

“是时候展现你对雷国的忠诚了。”

雷狮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的接过火把。他转过身面对安迷修,那双湖绿色的漂亮眼睛现在被眼睑遮住,雷狮希望那双眼睛能够睁开看他一眼,即使是一眼也好。他对安迷修命令般的大声吼叫:“安迷修!我以三太子的名义命令你,给我醒过来!”

安迷修没有动。

雷狮走上前去狠狠的扇了安迷修一巴掌,“我说你快给我醒过来!”

安迷修也只是微微动了动睫毛。

雷狮抬手准备扇安迷修第三个巴掌的时候,安迷修的唇动了,他紧闭着眼睛,嘴中嗫嚅道:“没关系的。”

雷狮正欲问他些什么东西,却被教皇丹尼尔一把夺过了火把,雷狮用雷电魔法将丹尼尔手上的火把打掉,为时已晚。

火焰顺着柴堆的底部往上攀爬,逐渐吞噬了安迷修的下半身,雷狮过于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他无声的张开了嘴,在安迷修被火焰吞噬中,他看见棕发的青年终于睁开眼睛,碧绿色的温柔伴着嘴角的那抹笑容消失在无尽的火海之中。

魔女的口中念着咒语,火中飘摇出透明的灵魂,被魔女装进捕魂网中。贵族们都在高兴的笑着,议论着今年不必遭受雷电的惩罚,魔女回收了灵魂,满意离开的时候,还算好心的用一个响指把雷狮眼前的那团火熄灭了。

安迷修醒过来了,他刚刚竟然在龙背上睡着了。棕发的青年梦到了从前的一些事情,他揉着太阳穴,从纯黑的龙背上站起来,雷狮坐在龙头处,抚摸着龙身上覆盖的黑色羽毛。

“接下来去哪里做任务?”安迷修问眼前的雷狮,“星钻岛。”雷狮换下了繁琐的衣物,此时的他更像是个海盗,腰间别着一把弯刀,龙背上大大小小的箱子中放着不同的宝藏。

“我梦见了很多事情。”安迷修捂着脑袋,“你在魔女那里要回了我的灵魂,有个国家发生内乱,你带我一起逃离这个国家,还有魔女……我还梦见你在我眼前逐渐变得透明……这些是真的吗?”“不是。”雷狮背对着安迷修,“只是梦而已。”

十个月前,雷狮成年典礼那天安迷修被绑在十字架上灼烧,魔女的响指打响之后,火焰逐渐熄灭下去,身边的人都已经离开,只剩下雷狮和安迷修。

 

安迷修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奇怪的是,雷狮的身体也快要消失。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雷狮用还有实体的一只手穿过他已经变得透明的腹部。他用尽了全力想要把安迷修抬起来,然而青年透明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穿过了安迷修的手臂。雷狮暴躁的等了很长时间,他用火焰魔法升起一堆火,让安迷修能够暖和一点。安迷修动了一下,似乎是要醒过来,这时雷狮也发现自己变得透明的状况稍微好了一些。

 

一夜之后,雷狮的身体又化为了能够触摸到的肉体,他扛着安迷修到了雷国魔女的小木屋之中。

 

“我怎么了?”雷狮问,“他在昏迷的时候我的身体也变得透明。”

 

魔女从魔药书中抬起头来,看了眼昏迷的安迷修,又抬起了雷狮透明的右手,对雷狮说,“你是他创造出来的。”

 

“什么?”

 

“太古魔法,没想到那个小子竟然会用。”凯莉合上魔药书,从柜子中拿出几罐魔药,“魔法师会用自己的魔法创造出一个人出来,这个人会和魔法师的生命挂钩,生命将要耗尽或者非常虚弱的时候,这个人会变得透明,也就是说,这傻子骑士的生命消失,你也会消失。”

 

“先把安迷修治好。”雷狮盯着凯莉过里面冒着泡的黑药水,手掌中出现雷电魔法的痕迹。

 

“别这么激动,慢慢来,”凯搅动着锅中的液体,“你不会喜欢他吧?”

 

雷狮难得没有说话。

 

“喜欢他就别把这说出去。”

 

“他命大的很,”雷狮说,“用不着管他。”凯莉看了他一眼,继续依照魔药书上给安迷修治病。

 

“哦对了,这药的副作用是把他的记忆消除,”魔女指着书上的一处说。

 

“忘记就忘记。”雷狮对凯莉说,“我不怕他不记得我。”

 

之后雷狮和安迷修加入了工会,两人常常组团一起去做任务。

 

只是安迷修不记得他一切的东西,在安迷修醒过来的时候雷狮还特别天真的以为魔药的副作用会消失不见。

 

结果他还是忘了。

 

雷狮想。那之后他浪费了十个月的时间让安迷修再次记起他。

 

你为什么不在安迷修每次做梦梦到那些事的时候,告诉他那就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我想再喜欢他一次。雷狮告诉自己。我欠他的太多。

 

“知道他为什么会创造你吗?”凯莉问,“他在来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就发现了你的尸体,为了能够让你继续活下去,他创造出了和那个孩子一样性格的你。”“死人复生?”“差不多。”凯莉撬开安迷修的嘴把药汤灌进去,“你得感谢他救了你一命。”

 

真是,雷狮看着火光下骑士小麦色的脸,得赔他一辈子了。

 

雷狮的头巾飘扬在空中,不羁的像是星钻岛上飞过白色的大鸟。那些大鸟在各种地方流浪,任何地方只是他们暂留的地方,他们往往在路途中遇见合适的伴侣,而那个时候,他们就会在某一处歇脚,养育后代。

安迷修看见黑龙旁边飞过比龙小一些的白色大鸟,他们飞得很快,一下子就从安迷修和雷狮的身边飞了过去,安迷修用手抚摸着一只白色大鸟的羽毛,那只鸟在黑龙旁边停留了一阵子,便跟随着他的伴侣飞到前方去。

他们很快来到了星钻岛,这片岛上拥有大陆最美的星空,岛上名贵的宝石星钻常年吸收星星的光芒,变得晶莹剔透,是最好的装饰品。同时星钻比钻石更硬的硬度能够制造武器,在工业上也能够带来巨大的收益。

安迷修和雷狮踏上这片岛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劲。

岛上的星钻光辉正在减弱,原本熠熠生辉的星钻变得微弱。

“还想着能到这个地方和你一起看漂亮的繁星呢。”安迷修叹了口气。

“别把你对小姑娘的那套用在我身上。”雷狮从黑龙上跳下来,这片土地除了星钻只有荒凉的草原,岛的西南角有城镇,雷狮和安迷修到那个城镇去询问,结果镇子上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走在萧条的街上,雷狮眼尖看到前面有个穿着黑斗篷的老人。安迷修追上去问那个老人,老人好一会才告诉他们,这个地方的星星将要熄灭,星钻的力量都流逝到那个地方。

老人指了指镇子那边的王宫,“所有人都当国王的奴隶,国王想要星钻的力量抵御这个岛上面的黑暗力量。”

“这座岛下面是龙的墓穴,那些龙都是被勇士杀死的恶龙,他们的灵魂凶残无比,吸收了星钻的力量逐渐可以实体化,那时候数十条龙就会摧毁这个地方,这座岛也会被摧毁。”

“安迷修,我们走,”老人话音刚落雷狮就拉着安迷修准备离开,“我们的任务只是开采星钻,其他的免谈。”

“这位先生,如果你们能够消灭这个岛上的隐患,我会把星钻送给你们。”

“哦?”雷狮挑了挑眉,他看了眼安迷修,”怎么样?“

“你决定。”骑士在海盗身边乖顺的站着,眼神望向一边暗淡的星钻。

“好,”雷獅思索了一会儿,“什么时候龙会苏醒?”

“明天。”老人回答,“祝你们好运。”

“喂,”雷狮和安迷修坐在屋顶上,这一天他们在探索这座岛上结束,他们去了岛西南部的城堡,看见了上千被奴役的人,村子中会魔法的人都被抓过去。国王用禁术把魔法师的魔力吸收,注入到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之中。

“想说什么?”安迷修盯着屋顶上的繁星问,

“这么多年,你就不能改一改你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妈子性格吗?”

“但是即使是多管闲事,你也不是一直陪在我身边吗?”安迷修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雷狮,星河倒影在那片碧绿色的眸子里面,要把人溺死。

雷狮一向受不了安迷修这样绵情蜜意的看着他,他伸手捂住安迷修的眼睛。安迷修嘴角的笑意仍然没有褪去,他把雷狮覆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拿开,亲了亲那双骨节分明的手。

“......真是受不了你。”雷狮的耳尖在黑夜中悄悄的红了。

“好不容易有时间看这么漂亮的景色,全部被你勾走了魂。”安迷修打趣着对雷狮说,微凉的唇覆在了雷狮的脸颊上。

“星星比我好看。”雷狮推开自己身边吃豆腐的小狐狸,“够了。”

安迷修见雷狮一心一意的看着天上的星星,他也没有太多动作。

“我刚刚跟你说的是,如果我死了,把我放在船上漂流到大海上去。"

"你不会死的。“

“不,我会。”安迷修盯着雷狮的侧颜看了很久,发现他突然笑了起来。

“我会的。”黑发男人闭上了眼睛,静静的聆听风声。

“亲我一下。”不久雷狮睁开了眼睛,指着自己的唇角,“以后没时间了。”

黑夜中的头巾在空中飘扬,最后贴服在雷狮的衣服上。

他们吻在一起,就像雷狮梦中一样,安迷修抱着他深情的吻了下去,几乎让雷狮喘不过气。

长夜将近,东方已经有了鱼肚白,漫天的繁星已经在渐渐消退。雷狮和安迷修在屋顶上坐了一晚,最后以一个吻结束。

“你为什么认为魔法是能带给别人悲伤的事情呢?”老人坐在安迷修的身旁,枯槁的手握着一株被雨打过的花朵,“你明明和你创造的那个人一起度过这样美好的时光。”

“但那些只是回忆罢了,”安迷修合上日记本,那个破烂的牛皮本现在一直在安迷修的包中,最后一页正是雷狮消失在安迷修眼前的日子。

“原来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

“是啊,”老人取下兜帽,露出里面黝黑的面孔,面上的皱纹堆满了整个脸颊,“我曾经问过你同样的问题,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我已经要老去了。”

安迷修又坐了一会儿,便站起来,“我得走了,在这里待的时间太长。”

“希望我活着的时候依然能够见到你。”老人戴上兜帽,拄着拐杖向和安迷修相反的地方走去。


“我说了,我会死的。”雷狮躺在龙血和龙的尸体之中,安迷修把双剑插在混着血污的泥土之中,平静的看着恋人逐渐黯淡下去的目光,那就像一颗陨石坠落。

“你隐瞒了我什么?”

“我只是你创造出来陪伴你的一个魔法,”雷狮闭上了眼睛,“你在用冷流封印龙的所有魔法之后。你的魔力已经耗尽。我以你的魔力为支撑,我死后,所有的记忆会回到你的脑海中。”

安迷修怔怔的看着雷狮,想要说些什么,嘴唇只是翕动,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对了,”雷狮睁开了一只眼睛,紫色熠熠生辉,“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你个傻子一定不记得......咳咳......”

安迷修把雷狮扶起来,黑发的青年靠在安迷修的肩上,安迷修抚摸着雷狮的脸颊,手指停在雷狮昨晚被安迷修咬出痕迹的唇。青年的手无力的锤在安迷修的胸膛处,“你想知道的,我会用生命还给你。”

不可一世的海盗头子那双紫色的眼睛,终于闭上了。安迷修的脑海中突然涌入关于自己和雷狮的记忆。

遇见围攻他的人之前,他已经活了太长时间,所有朋友都因为时间的长河消失。安迷修独自一人走着,身后留下无限的墓地,这时,军队来追杀他,他在逃亡的途中看见一个已经死亡的小男孩。

那个孩子有一头黑色的短发,身上还穿着华贵的宫廷服饰,他睁着紫色的眼睛,望着无数军队向安迷修涌来的地方。

也许就在那一瞬间,安迷修听到了那个孩子灵魂的声音,那孩子冷静的声音在他耳边:“帮我。”

安迷修捧起男孩的脸,“好。”

他们一起经历了非常多的事情,安迷修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喜欢这个不羁的少年,直到现在他的感情依然没有减弱。

他擅自找魔女篡改了自己的记忆,温柔的青年希望这个美好的人能够在他的生命中活的更加长久一点。

无声的眼泪落下来,滴在雷狮的身上。趁海盗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消失,安迷修抱着他来到了海边,他把雷狮放在一条船上,海浪很快就把雷狮的船飘向远处,像是无形的手把雷狮推向远离安迷修的地平线。

安迷修把手掌放在眼睛上面,看着雷狮的船逐渐理他远去。海盗头子的头巾飘扬在船尾,恋人的身体变得透明,化为无数繁星一般的碎屑,飘摇着升上青空。

安迷修突然想哭,他想起了流浪的第一夜,从树丛中看到满天的繁星。

就像星星坠落的时候形成的星屑一样。

Fin.

后记:这一篇本来在安安生贺的时候就准备写的结果因为事情太多没办法动笔     整篇文章删了三次,在原先的基础上改了很多剧情

第一次写长长的安雷酱,和之前的一篇其他cp的七千字长文少了一些描写,不是最满意的一篇,但是比之前有细微的进步

语言仍然有些僵硬,依然是两个人物之间相处有瑕疵而且很大

剧情中借用了妖精的尾巴剧场版凤凰的巫女,龙泣和正剧ZERO中的故事其实是最近又重新回顾了一遍妖尾的产物

文章会时不时进行修改【有可能会大改】如果改了我会通知的

感谢看到这里,希望能为这篇小文章触动

突然想到今天是咕总生日
老师生日快乐啊(正好今天写完小短篇就当给老师生贺吧) @豹子你咕总





评论(2)

热度(72)